凤阳文苑

小岗村郊区

发布时间:2019-03-25 09:14阅读次数:
分享到:

我的老家在一个偏远的地方,很小,小到在地图上连个点都算不上。说出她的名字——枣巷,可能全中国没有几个人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但说到小岗村郊区,很多人都会会心一笑:安徽凤阳,这个地方我知道。

老家确实很小,但在年少时我的心目当中是很大的、很大的。南临是浩渺宽阔的花园湖,北靠滚滚东流的淮河,风景尚可,物产颇丰。人民谈不上富足,但也不至于无以裹腹。一条砂石铺就的县乡路,连接了四十公里外的两个县城。在我当时的心目中,从一个乡到另外一个乡就是很远很远的距离,县城更是遥不可及的地方。至少在我未上高中之前,凤阳县城仅只是一个想象中的地方,——我从来没有去过县城。

后来,我上高中了,在凤阳县城。除了有能够对知识追求的喜悦,我还算一个见过世面的人了。我可以一年有9个月在县城生活,每个月可以一次乘坐那老旧的中巴车,往返于县城到家的路上。

三年,路还是那条砂石路,坑坑洼洼,颠簸不平;车还是那辆车,冒着黑烟,喘着粗气;人一如既往地多,像个沙丁鱼罐头,紧紧地贴着。短短的四十公里,至少需要3个小时。但我喜欢坐车,因为这路连接了我的梦想,这车承载了我的梦想,这车上的人们也伴随着我的梦想,一起走在路上。

再后来,我到北京,上了大学。都市繁华的让我眼花缭乱,这时候我才真正的发现,老家确实是个小地方。与都城高楼林立、车流如梭相比,老家的草屋、老中巴、那条纤细的砂石路,在时空上离我遥远了,也渺小了,小到只是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毕业了,上班了,还在北京。回家少了,一年只有一次。每次回家都发现老家变了,老中巴没了,砂石路没了,记忆中老家的草屋越来越少了。当我坐着宽敞的大巴车,行驶在略显宽阔的水泥路上时,我才发现,其实我并不仅仅是喜欢坐车,喜欢那老旧的中巴,喜欢那颠簸的砂石路,喜欢那些拥挤的人们,我更喜欢所有美好的事物,喜欢那些令人愉悦的旅程。

终于,我有了自己的另一半,结婚了,生子了。有了如花娇妻和绕膝稚子,在北京有了自己的家。遥远的地方不再是“家”了,成为了老家。我不再每年回到老家,也不再一个人回,变成了三个人。老家真的变了,变得我仅仅两年不见,我都快不认识了。水泥路变成了宽阔的沥青路,大巴车依然还在,只是路上更多的是轿车,村子里有了农村公路,一直通到了我家屋后。有了路灯,有了灯光篮球场,有了活动广场……在爸爸略带抱怨的语气中,我还知道妈妈居然迷上了广场舞。

路通了,人的精神也变了,每家每户的欢乐多了,整个村子弥漫着一种喜悦的气氛。妻子说,村子里真热闹,比北京还热闹。但也有让人不高兴的事——村子里的路堵车了,300户的村子,200多辆车,4米5的农村公路,确实会堵车,这是幸福的烦恼啊!

妻子说,以后每年过年都回老家。

于是,我每年都回去,每年都感受着老家的变化……

前年,大哥从老家来,几个朋友一起吃饭。朋友问大哥从哪来,大哥说,小岗村郊区。朋友感慨于大哥的幽默,却引起了我深深的思考。老家村子离小岗村30公里,两个村子之间,何以出现小岗村的郊区辐射?空间的距离,让两个村子不可能有什么联系,时空上的差异甚至可以让两个村子老死不相往来。小岗村郊区不是距离上的,而是精神上的郊区。小岗村的改革精神、担当精神、创新精神,对我们是精神上的辐射啊!

其实,叫小岗村郊区,挺好!(张斯雨)

编辑:高洁
  • 中国凤阳微信
  • 中国凤阳微博
  • 凤阳新闻网手机站
  • 微凤阳APP
返回
上一篇: 总铺桃花赋
下一篇: 人间正道是沧桑 ——读《天河湖畔草青青》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