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阳文苑

灵魂深处的爱情纯粹而高贵——读张严平《君生我未生》有感

发布时间:2022-08-26 10:16阅读次数:
分享到:
打印

“世上有一类人,当他遇到他无法理解的超世俗的事情时,便会用自己的价值尺度,把这件事变成他的杂货铺里一件符合他的价值观的商品才会安心。”这段话出自新华社记者张严平的《君生我未生》,若非读罢此书,想必我也多少与这一类人有些沾边。单读开头,优美的文字如春风化雨般直涌心头,我也因此被吸引,有了读下去的兴趣。但我还不能知道,原来这是一段相差34岁的旷世奇恋。

一位是获得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博士学位的中国固体火箭发动机奠基人、领军者杨南生,一位是荣获中国新闻界“长江韬奋奖”、“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等荣誉的新华社高级记者张严平。两个行业千差万别、却有着同样高贵灵魂的人,在浩瀚的宇宙中仿佛穿越梦幻般相遇,长者虽年近耄耋,但内心的光辉与人格的魅力,在爱情面前又岂能为年龄所限制。他们让我明白,真正的爱情完全可以打破一切约定俗成的藩篱、冲破任何阻拦的枷锁,像勇士一样不顾一切地冲锋,那正是爱情的纯粹、可贵和本真。

“有邮差在,生活就充满诗意。”他们的爱情没有因年龄的差异、因居住地域的距离有一丝减淡,而是在98封书信和96封回信中,让爱情充满了诗意、让相见充满了珍惜。当杨南生离她而去之后,她再拾起重读之时,泪落如雨......平淡的文字里,却让人感受到压迫在心头的深沉的情感。严平老师在书中写道,“如果今生没有遇到他,我会感受到发自心灵的爱情吗?会感受到灵魂被切割般的痛苦吗?我会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与深度吗?我会看到滚滚红尘之上的星光吗?会像接受一件珍贵的礼物那样接受生活中的苦难吗?我会懂得宽容与爱是生命的最终归宿吗?”这拷问般的“六问”,让我不得不好奇,杨南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知识贫瘠的我,在未读这本书之前,对“杨南生”这个名字只是有所耳闻,却不知道他鞠躬尽瘁、近乎传奇的一生,不知道他对中国的国防事业做出的卓越贡献,但凡他有一丝为自身名利考虑的想法,他戎马一生的传奇和无法用尺度丈量的贡献,都足以让他成为家喻户晓的巨星。但他没有,就连他这一生的挚爱张严平,他也未曾提及。杨南生给予张严平的是心灵的共鸣、是智者的启迪、是无限的温柔,是对纯粹爱情的呵护。她说,倘若自己一开始就知道杨南生的一生,她也不敢确保自己还有勇气去爱他。

《君生我未生》的内容为何能够如此刻骨铭心?因为它是在爱与痛苦中开出的花朵。当一位发自灵魂深处的爱人永远离她而去,那种可以击垮意志的痛苦如同千军万马奔袭而来,让她变得自闭、茫然,精神被摧残,直到她读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段话:“苦难是什么?苦难应该是土壤,只要你愿意把内心所有的痛苦埋藏在这个土壤里面,很有可能开出你想象不到的灿烂的花朵。”遭受的苦难有多大,开出的花朵就有多么感染人。

2022年,《君生我未生》实至名归,当选“新华荐书2021年度十大好书”。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能够静下心来读一本书并不容易,读到一本直击心灵,让我不禁提笔话感的好书同样很难。它讲述的是故事,书写的是人生,带来的是精神洗礼,当内容真正把我带进去的时候,便不会在乎读它会占用我多长的时间,而是一直读下去,直到最后一页。(余闯 吴超)

编辑:
返回
上一篇: 六月水暖
下一篇: 战士的“人生信条”
流量统计代码